6月16日消息,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知情人士消息,腾讯已经接近达成90亿美元从软银手上收购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股份,将最早于本周宣布。此举也将巩固腾讯在移动线上游戏业务的竞争力。

Supercell

  此项收购案如果达成,将是中国科技企业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海外收购。但是协议仍然存在不确定因素。有消息称,网易也在考虑参与对 Supercell的抢夺。一旦谁完成这一并购,其影响不亚于当初网易从九城手中抢得《魔兽世界》,也将奠定谁才是中国游戏行业第一的位置。

  Supercell估值翻番

  Supercell以《部落冲突》等游戏的开发而闻名。据该知情人士透露,腾讯还在与包括高瓴资本等财团进行接触,以成为Supercell的共同投资人。尽管Supercell的确切估值仍不清楚,但是根据彭博社的报道,腾讯的收购将令Supercell估值超过90亿美元。

  去年Supercell的估值就已经高达52.5亿美元。软银在2013年首次入股Supercell51%的股份,当时的价格是15.3亿美元。去年,软银将股份提高到73%,不过没有透露交易金额。

  据彭博统计的数据,软银已身负超过1000亿美元的债务,美国评级机构穆迪已把软银的长期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。为此,孙正义断臂求生,在本月初巨额抛售价值至少79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份,这也是软银投资阿里巴巴16年来首次出售所持股份。

  软银2013年收购Sprint以来,日子就一直不好过。将旗下现金奶牛Supercell卖给腾讯,也是为了缓解自身压力,同时给Sprint输血。

  Supercell是2010年由Ilkka Paananen(埃卡·潘纳宁)和其他五位共同创始人共同建立的游戏工作室,总部位于芬兰,在旧金山、东京、北京和首尔设有分公司。该公司也是移动游戏行业的领军人物,每一款作品都受到了市场的欢迎,2014年凭借《部落冲突》、《海岛奇兵》和《卡通农场》获得了17亿美金收入,是全球手游收入冠军。

  2014年Supercell开始和昆仑万维开展战略合作,全面进入中国市场。2016年2月17日,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,Supercell 授权旗下公司昆仑乐享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发行Supercell的手机游戏《部落冲突:皇室战争》的安卓版本。《部落冲突》登陆中国首月,就创下了20万的下载量。

  2016年4月,数据分析机构Newzoo发布关于Supercell旗下手游《皇室战争》的收入报告,其中提及该款游戏在3月的iOS和 Android平台的收入超8000万美元。如果去除苹果和谷歌等应用商城30%分成,Supercell的净收入是1.1亿美元,是全球最卖座的手机游戏。

  但是由于游戏的收费项目是用谷歌支付完成的,中国大多数玩家都不使用谷歌支付功能,这让Supercell在中国市场的盈利受到巨大的影响。

  据估算,Supercell目前的市盈率仅有区区5倍,而腾讯的市盈率高达45倍。收购Supercell,腾讯可以说是捡了白菜价。长期从事游戏行业的资深投资人,前盛大游戏CEO谭群钊告诉记者:“腾讯考虑收购Supercell是非常聪明的做法,不仅买到了优秀的游戏团队,创造了收入,而且抄了竞争对手的底,保障了自己日后的产品线,也有利于腾讯的品牌。”

  腾讯的游戏帝国梦

  腾讯在中国PC游戏领域,占据统治地位,然而手游却只占到腾讯游戏整体收入的三分之一。为此,腾讯在2014年时就投资了外国游戏开发商 PlayDots。PlayDots开发的《点点连线》和《两点之间》的下载量在2013年就超过4500万,日活跃用户达到5600万人。 PlayDots的目标就是成为像Supercell那样的小规模高产出的公司。

  鉴于手游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,如果成功收购Supercell,将有助于腾讯继续提升游戏业务收入,同时PC和手游的营收结构将很快得到调整,弥补创新游戏的不足。以Supercell的潜力,手游将来甚至可能占到整体游戏收入的比重到50%以上。同时也将有助于腾讯的国际化扩张,弥补单独依赖于中国市场的潜在风险。

  对于Supercell而言,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。目前Supercell的畅销市场是美国和欧洲,如果有腾讯作为支持,将有利于Supercell扩大中国市场的收入。

  即使是Supercell这类被列为“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公司”,也无法在中国市场上单枪匹马获得成功。TheVerge就曾经认为 Supercell在中国“先有游戏产品,后有合作伙伴”的策略是一种失误。中国有那么多游戏开发商,而且中国市场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神秘,信息都是透明的,中国企业的思想也都非常开放和前沿,国外游戏开发者完全有理由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合作伙伴,实现共赢。

  《纪念碑谷》的游戏开发公司Ustwo的CEO Dan Gray也曾表示:“中国有超过10亿人都不知道《纪念碑谷》是什么,这是我们在中国发布产品的理由。”Ustwo去年就与一家深圳的游戏厂商乐逗游戏合作开发了全球风靡的《纪念碑谷》游戏的安卓中文版。在苹果商店中,《纪念碑谷》中国市场的收入占到全球的12%。

  芬兰驻沪商务处代表Miia Tahtinen表示:“今年下半年,芬兰最大的创业大会Slush将首次在上海召开,届时Supercell很有可能会来上海参展。”

  和Supercell一样,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并获得盈利,是很多西方游戏开发者面临的最大挑战。所有人都意识到中国游戏市场的巨大潜力,但是同时这个市场也存在着很多与西方文化的差异,比如语言和支付手段。由于游戏抄袭的现象特别普遍,中国目前大多数游戏还是免费的。

  腾讯收购软银Supercell曝新价 豪掷90亿美元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