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记公安英烈董钦威:用热爱与专业诠释“坐得端,行得正”

追记公安英烈董钦威:用热爱与专业诠释“坐得端,行得正”
用热爱与专业诠释“坐得端,行得正”

  ——追记公安英烈董钦威

  “我一定守好岗位,确保旅客平安出行!”2022年1月14日,在哈尔滨铁路公安处阿城北站派出所春运座谈会上,民警董钦威表示,要坚决打好2022年春运安保首场硬仗。会后,返回岗位的董钦威突发疾病,于当日17时23分,经抢救无效去世,生命定格在58岁。

  “作为一名人民警察,要内外兼修。”董钦威常说,“人民警察内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身正,要牢记人民警察的身份,执法要公正,对党和人民要忠诚,决不能违法乱纪;外在就是穿着警服要干净整洁,服务旅客时一定要有精气神。这样人民群众看到你才会有安全感,对违法犯罪分子才会有震慑力!”

  1988年,刚参加公安工作的董钦威,被分配到哈尔滨站派出所。由于当时铁路运输量大,该所管内治安状况复杂,一年处理各类违法犯罪人员近600余人,而董钦威的业务工作名列全所之首。

  由于工作业务过硬,董钦威调入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刑警大队工作。寒冬时节,卧雪蹲守,常通宵侦办案件,他的身体受到影响,落下病根。

  1997年8月,时任刑警大队侦查员的董钦威,接到安达市永胜村一村民5岁女儿被拐的协查通报。董钦威根据经验判断: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乘坐火车,再次返回安达。为此,董钦威格外留意独自出行或带小孩出行的男性乘客。在当时没有任何视频监控等科技手段的条件下,他凭借一张带有嫌疑人照片的协查通报,将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之一张某山在列车上认出并抓获。之后历时50多天,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,董钦威远赴河北沧州成功解救被拐卖女童,其他犯罪嫌疑人也相继落网。

  2002年11月3日晚,董钦威接到一个匿名举报电话:3年前在列车上偷走旅客7800元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正在七台河市生活。董钦威和同事连夜赶到七台河市,经大量走访调查得知:刘某的母亲在当地经营一家服装店。经核实,服装店的登记经营者叫“孙某某”,而工商登记照片上的“孙某某”正是嫌疑人刘某。

  或许是民警的侦查引起了刘某警觉。次日,嫌疑人刘某来了个“调虎离山”,打车前往牡丹江市,之后又悄悄潜回七台河市。11月6日16时30分,董钦威等人乔装走进刘某经营的服装店,在试衣间的帘子后面将刘某抓获归案。

  从车站派出所民警到刑警,再从乘警到线路民警,董钦威常说:“我热爱这份工作,咋干都干不够。”从警34年,董钦威不知带了多少“愣头青”徒弟。他常对新入警的徒弟说:“不会干我可以教你,但该干的工作不干,可不行!”

  哈尔滨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是董钦威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单位。每当遇到新警搭档,他都会手把手传授经验。

  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哈尔滨乘警支队四级警长陶宝玉第一次见师傅时,感慨于董钦威着装的“考究”:一身警服干净整洁,执法记录仪、乘警胸牌佩戴规范整齐。

  “他用一言一行诠释着什么是良师益友。”和师傅一起值乘哈尔滨西到昆明的K728次列车的一年,是陶宝玉进步最快、收获最多的一年。在师傅的鼓励和帮助下,身为法学硕士的陶宝玉当年就通过了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。

  阿城北站派出所民警王凯入警之初,就走上了乘警岗位。2016年8月,王凯第一次出乘就跟着董钦威。从哈尔滨至海口,董钦威一一告诉他重点时段与重点区段,手把手教会了他怎么防范、如何在列车上缉毒。

  “师傅总提醒我,列车上一旦有警情,第一时间把装备带齐,再快速赶赴现场。”不到一年,王凯就成长为一名和师傅一样的乘警长。

  “干民警就要坐得端,行得正!”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哈尔滨乘警支队二大队民警赵宏宇回忆,“这是师傅时常告诫我的话。”2021年7月,赵宏宇凭借师傅传授的经验和敏锐的观察力,在列车上查获了一名冒用他人身份信息乘车的旅客,并在其身上查获多个假证件。

  2018年11月,随着哈牡高铁的开通,担任乘警长多年的董钦威调入尚志南站派出所任民警。彼时的尚志南站派出所基础设施还不完善,且距离管辖的帽儿山西警务区有40多公里车程,董钦威主动请缨到警务区开展工作。在警务区工作近两年时间里,线路周边村屯谁家养了多少牲畜,谁家婚丧嫁娶、添丁进口,谁家是五保户需要照顾,董钦威都了如指掌。

  2020年9月,董钦威调入阿城北站派出所金龙山警务区工作。金龙山警务区建成初期条件艰苦,他不怕困难,提前介入,与施工方沟通警务区建设。为尽快进驻警务区开展工作,他还从自己家带来生活必需品,大到家具、小到厨房调料。

  从警多年,董钦威也被刑满释放人员打击报复过,腹部、腰部先后被刀刺入10余厘米深。妻子在病床前哭着问他能不能换个工作时,董钦威轻描淡写地说:“这点小伤小碰的,不算啥。”

  董钦威去世当天,闻讯赶到金龙山警务区的董明雯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。董明雯懊悔万分:“爸爸,咋一句话都没留下,这么突然就走了呢?我始终不相信他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在董明雯眼里,“爸爸好像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,他身上常年携带着手铐。小时候,爸爸休年假带我和妈妈去旅行,途中我们这节车厢押送的一名嫌犯越窗逃跑。爸爸看到有可疑人员在车厢外跑,跟着就追了出去,我们的旅行也在配合警方做笔录中度过。”还有一次,董钦威开车载董明雯出门,途中发现有民警封锁村屯搜寻嫌疑人。董钦威让女儿在车里等着,二话不说上去帮忙。最终,根据一支未熄灭的香烟,董钦威在玉米地的简易旱厕里将嫌疑人抓获。

  董明雯5岁的儿子,平时由姥爷董钦威和姥姥帮着照料,和姥爷感情深厚。见姥爷好几天没回家,孩子一直追问妈妈:“我姥爷去哪儿了?他啥时候回家?他不想我吗……”董明雯哭着回答:“你姥爷坐火车去了很远的地方……”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何春中 【编辑:于晓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