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今:洗手 – 开云网

尤今:洗手 | 开云网

在 “金盆洗手”和“洗手不干”这两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成语里,“洗手”一词就运用得非常传神——把手洗得干干净净之后,便能彻底地挥别黑色的过去,掀开人生崭新的一页了;而这,和松浦弥太郎文中所说的“重新调整心态”是不谋而合的。

最近这几年,我曾到非洲多个国家旅行。时至今日,非洲不计其数的贫瘠村庄,依然没有水电供应。每天早上,总看到男女老幼赤着双足,步行到几公里外的小河去汲水,然后,把沉甸甸的木桶顶在头上,把水带回村庄,供全家大小炊食饮用。用这桶来回奔波将近10公里的水去洗手?不不不,太奢侈了。

最让我震撼的,是埃塞尔比亚原始部族Dasanch的生活。我们必须乘坐独木舟划经一道小河,才能抵达那个偏远的村庄奥莫拉特(Omorate)。那道河流,乌黑邋遢,上面还讳莫如深地漂浮着一块块来历不明的东西,阴阴地散发着熏人的臭气。当独木舟靠岸时,我赫然看到好些小孩就坐在河畔,用手舀起河水,直接往口里送!在这个贫穷而又封闭的村庄里,这条河,就是村民主要的水源。至于那洁净如水晶的自来水,是他们在梦里也见不着的。

实际上,“洗手”这个词是蕴含着十分丰富的意象的。

每时每刻,每个场所,每个犄角旮旯,都会听到,看到,接触到上述提示。

几年前,我曾在杂志上读过一则由林佳容翻译的短文《重视洗手这件事》,作者松浦弥太郎巧妙地把“洗手”这事提升到一个哲理的境界。他认为,洗手不仅可以转换情绪,也能重新调整心态;特别是,在洗手时,会刻意想着:接下来,每一件事,都用全新的、干净的手去处理。他说:“有一种说法叫‘放水流’,就像把心中的疙瘩传到指尖,让水流去一样。洗手时稍微洗久一点,心里大概就会安定下来了。”

在娱乐情弥漫的当儿,能以予取予求的自来水洗手,我心存感激。

记得洗手。

就算是想象力绝顶丰富的人,也不可能意料得到,在病毒蹂躏全球的今日,“洗手”这个日常的小动作,居然能够起着“保命”的作用;而许多人可能没有想到的是,必须洗手而又有水可洗,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。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唐代王建脍炙人口的《新嫁娘词三首》,当中的“洗手”二字,却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涵义和韵味:“三日入厨下,洗手作羹汤;未谙姑食性,先遣小姑尝。”在这里,洗手这个小动作,就将新嫁娘那种战战兢兢而又郑重其事的心态刻画得淋漓尽致了;除此之外,“洗手”这个词也凸显了她此后在夫家所扮演的新角色。

记得洗手。

洗手,这件寻常不过的小事,在病毒肆虐的今日,竟然变成了可以助以逃脱死神魔掌的大事。宛如魑魅魍魉的冠状病毒,会随着飞沫不动声色地粘附在许多东西的表面上,金属、塑料、玻璃、木板……处处都是陷阱和危机,不慎以手一触,它便如影随形,伺机致人于死地。唯有勤于用肥皂洗手,才可以在它潜入人体之前把它歼灭。有关当局因此苦口婆心地反复提醒:洗手啊洗手!

记得洗手。